虞施

本命段邢。博爱党,基本无雷点。

【白昭】落难记(下)

十三、
在白起的一顿批评教育后,嬴稷总算老实了一点。
大雪漫天,外面鲜少有人活动。只有街尾的一家饺子铺还在做生意,白起弄来了两碗热腾腾的饺子,韭菜馅的。
“今天冬至,”白起又端来了两碗粥,“店家多送了我们红豆粥。”
那碗饺子冒着白色的热气,把鼻子放在上面烘,可舒服了。
一碗下肚,嬴稷总算暖和不少,那冻得青白的脸也红润起来,红豆粥甜甜的,很暖胃。
以前冬至,除非特殊情况,否则父王就会撇开繁重的公务来陪他们过节,晚上,娘亲会亲自下厨煲锅肉汤,里边放了些胡椒,大娘还会送来些精致应节的糕点,他、嬴荡还有魏冉,总会因为抢食而扭打在一起。对了,最后还会有一碗红糖姜水,它的热气可以从胃里一直灌上天灵盖,这样,到了睡觉时...

【白昭】落难记(上)

杀手起X落难王爷稷,转世,稷没有前世记忆。为了能HE,基本上都是胡言乱语。

一、
嬴家的稷儿有一个当王的爹爹和一个当王的哥哥,俩都宠他,所以他就在这皇城里骄横跋扈惯了。嬴稷每天就是在城里到处蹦哒,花钱找乐子,他本以为他能这样一直混吃混喝等死,但是他错了。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那皇帝哥哥一病不起,死了。按理说,本该是他继位,但那个嬴壮心狠,不仅软禁了太后王妃,还要赶尽杀绝,嬴稷幸运,收到风声,早早地就逃了出去,这一路就逃到了边境的一座小城。

二、
虽然逃跑时顺走了不少盘缠,但已经一月有余了,眼看着也见底了。嬴稷舔舔唇,估摸着要不要劫个财,好充实一下自己的腰包,恰好,打巷口那来了个人,...

【青山松柏、微白荧】白首

一些散乱的小段子,之前看到一个梗,挺戳的,说是当一个人长到一定岁数时,外貌就会停止变化。除非他爱上一个人,才会老去。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多cp,时间线有微调,文笔不怎么好,可能还有ooc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开始吧。

一、
嬴渠梁的外貌开始变化时是在遇见卫鞅后,
卫鞅也变了,但是是在这之后。
景监真是为他们着急死了。
“君上,你就没想过和卫鞅说明白吗?”
嬴渠梁就是不答话。
“君上哎!”景监急得差点把竹简给丢出去。
“他心不在我。”嬴渠梁别过脸去,摆摆手,“别说了别说了。”
“啊?”景监更乱了。

二、
这个事是从哪开始的呢?
有一天,嬴渠梁嬴虔荧玉仨人聊起来,聊得正在兴头上,突然地,嬴...

【昭白昭】故事

一个突发奇想的段子,没啥营养。我发现我更擅长发刀。

嬴稷老了之后,更喜欢和小孩子呆在一起。因为小孩子纯真,还不懂得勾心斗角的手段,少了那些花花肠子,倒让嬴稷轻松不少。因为年迈的原因,他可以经常告假不上朝,把繁重的国事都丢给太子烦,这就多出了很多空闲时间。

咸阳城的桃花又开了,他的居所也栽了几棵,今年花开得好,一眼望去,春色无边,在嬴稷的身边跟着的是小孙子,明眸皓齿,脸上红扑扑的,倒和这片桃花相映成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嬴稷就突然地来了兴致,他直接往桃树下一坐,也不顾及这一身贵重的衣袍,把小孙子揽入怀里,让他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嬴稷捋着花白的胡子,眼睛眯起来,显出几分轻松的笑意。
“王爷爷这...

哪位大大可以用这首歌剪个昭白或白昭呀,感觉歌词很配啊。占了tag实在抱歉
《人非草木》
还未戒掉 他留下给我 那动魄惊心
还未成熟得当有过便无憾
宁为他跌进红尘 做个有痛觉的人
为那春色般眼神 愿意比枯草敏感

还未放下 只能拾起 领教我的贪痴
还未麻木得吃够了便无事
明白醒觉有定时 但放肆够也不迟
在我升仙得救前 糊涂一次

心灰了还未碎 心死了还在醉
人难得只因失恋拥抱负累
未会信甚麽拥有等於失去
无情地对世界说他算是谁
不可以沉下去 总可以迷下去
人何苦要抱着清醒进睡
就以血肉之躯去满足知觉
虔诚地去犯错 良心跳得清脆

还未瞑目 只能望穿我 那固执的心
还未曾悟出错过也是缘份
迟或早变过路人 为了好客太伤神
但我汹涌得过...

闲时【驷仪】

三代君臣系列——关于睡觉这件事之二,最近在刷纵横,感觉驷仪好甜啊!小学生文笔,ooc有,虽然写的是夏天,但还是推荐与bgm《春日迟》  一起食用。
       
        炎炎夏日,一切都是热乎的。蝉鸣声声让人感到烦躁,相府里的锦鲤跃出水面,点点浮萍,又潜入池塘。嬴驷换上了稍薄的衣服,想着天气热,便叫人抬了几块冰,送往张仪府上。因为没有通知张府,所以算是不速之客。向管家通报了名号后,着实把犯瞌睡的管家吓清醒了。正想通报给张仪,却被嬴驷拦了下...

好梦长留【昭白昭】

ooc注意,初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注意
        白起身着灰袍走进宫里,禀报军情。这时是正午,太阳当顶,所幸是春日,天气还不太热,宫墙里的风更是凉爽。大殿前的石阶没有一棵树或草,莺燕不栖,虽是威武庄严,但也乏味不少。走到殿门外,白起惊奇地发现,整个大殿周围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宫人,故没办法通报,白起思量再三,想着军情紧急,便快步走了进去。
        推开殿门,刚踏过门槛,白起就嗅到了苏合香的香气。“王上,臣……”刚想开口,却看见平常处理事务的桌上没有...

© 虞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