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施

本命段邢。博爱党,基本无雷点。

好梦长留【昭白昭】

ooc注意,初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注意
        白起身着灰袍走进宫里,禀报军情。这时是正午,太阳当顶,所幸是春日,天气还不太热,宫墙里的风更是凉爽。大殿前的石阶没有一棵树或草,莺燕不栖,虽是威武庄严,但也乏味不少。走到殿门外,白起惊奇地发现,整个大殿周围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宫人,故没办法通报,白起思量再三,想着军情紧急,便快步走了进去。
        推开殿门,刚踏过门槛,白起就嗅到了苏合香的香气。“王上,臣……”刚想开口,却看见平常处理事务的桌上没有人影,只有竹简一摞摞地被人放得整齐。庭前春风吹来,卷动珠帘,从间隙望去,偏殿里似有人影,室内的苏合香越发浓郁,白起凭着熏香,慢慢地走到了帘子前。白起轻轻拨开一点,珠子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年轻人伏在案上,睡得昏沉。白起放轻了脚步,只余衣摆拖地的沙响。
        年轻的秦王正酣睡,束起的头发被枕得有些散乱,窗外的阳光稍稍透进来,停留在嬴稷稚气的脸上,那熟睡的样子,全然没有了王的锋芒,此时更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仿佛得到了全世界的宁静。
        苏合香烧得太多了些,弄得屋里很闷。白起提起衣摆,轻轻地走到窗户旁,纸窗被很小心地推开,只发出轻微的吱响。随着窗被推开,一阵春风入室,还顺带了一阵清香。白起朝窗外望去,只见内庭里栽种了几株李树。
        那几棵李树是新栽的,正开着白花,在风中抖了抖枝条,像是以前身着白衣的稷儿,挥了挥衣袖,远远地对着他笑。
        如沐春风。
        白起对着李花笑了笑,笑起来时,他那双深潭般的眼睛旁也伸出了树的枝桠。午后的日光被春风吹入了他的眼睛里,显得大方而正派。
        有几片花瓣被吹落,迂回婉转,落到书案上,恰好,有一片落到了嬴稷的发间。白起伸手去拂,却不料那人翻了个身,继续睡了,那白瓣便被压入了青丝里,动弹不得。嬴稷依旧睡得香甜,眉眼放松,嘴角微微上扬,腮边还留有一行水迹,白起心底嗤笑一声,稷儿终究还是孩子啊,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好梦。
        看着秦王尚且昏睡,白起觉得怕是不能打扰了,撩起衣摆,正如来时悄悄,现如今静静离开此地。忽的,白起感觉衣袖被扯了一下,赶忙回头,只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殿中回荡。

        “留下。”

        嬴稷还睡着,这只是他的梦呓罢了。刹那,窗外景色突变,春日温暖的午后竟下起了白雪,和煦的春风也瞬间被乖戾的北风吞噬,冬风撞来,打得窗户吱吱呀呀响,不一会儿,霜雪挂满枝头,天地一片白茫茫。白起诧异地看着急剧变化天气,而室内却依旧温暖如春。
        望向角落的铜镜,发现自己的模样在迅速衰老,眨眼,青丝染上灰白,回头看看嬴稷,他的眉眼依旧年轻而安静,这样一来,恍若隔世。白起终于回忆起一切,他的成长,他的无情,他的美丽,他的赐剑,他的背影。白起痛苦地合上了双眼。
        是梦
        是梦啊
        殿外风雪依旧猛烈,北风怒号,像刀,一下一下地剐着白起的心,衣角的暖意,一再让白起犹豫。但他还是小心地松开了嬴稷的手,独自一人,朝着外边的风雪世界走去。
        天大地大,白雪地里只容一个灰色的身影。

        北风吹开了殿门,冷风灌进来,吹得烛火一抖一抖的,香炉里的苏合香也被吹淡了气味,老秦王抬了抬眼皮,清醒了神志。一旁的老宦连忙把门给关上了,伏地磕头请罪。
        “小的不懂事,惊扰了王上,还请王上开恩啊!”宫人见状,皆伏在地上,每个人都非常惶恐。
        嬴稷抬眼望望,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了,只留老宦。
        “王上,内庭的那棵老李树枯死了。”
        嬴稷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桌案上的竹简,“枯了就把它移开罢,坏了就坏了,不必可惜。”老李树的枯枝上压满了冰霜,可那模样还是端端正正的。嬴稷望过去,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人,那人的眼神刚毅,身披银甲,驰骋战场,如同天神下凡,却总是站在自己的身后,一言不发,就像自己的影子。嬴稷摇了摇头,那人已饮恨自尽,又怎会回来?
        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是梦,也只能是梦。
        最近总是怀念旧事,嬴稷挠了挠头,连连感慨,“老了,老了。”嬴稷感觉头发里有异物,把它翻出来,放到手心一看,
        一片白色的李花瓣。
        嬴稷朝外边望去,那李树已枯死。烂木一棵,哪会开花。嬴稷心中一惊,攥紧花瓣,扔掉了竹简,往门外跑去。侍卫和宫仆都此举被吓到了,急忙拦住他,无奈,谁都拦不住。只得紧紧跟着他的后面,生怕他出意外。
        “武安君!武安君啊!”嬴稷绊着衣袍跌跌撞撞地跑下台阶,殿外风猛雪大,渐渐地,视线就模糊不清了。风雪呼啸而过,一刀刀的割着老秦王的皮肉。白雪覆满他的肩头,越发沉重。
        宫阙尽头,隐隐约约有一个灰色身影,渐行渐远。嬴稷大喜,爬着拖着,跌着撞着,想要追上那个身影,侍卫朝他跑的方向望去。
        空空如也,天地一片苍茫。

评论(18)
热度(33)

© 虞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