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施

本命段邢。博爱党,基本无雷点。

【段邢】许愿池

许愿妖精段X人类小孩邢
warning:黑老段、自娱自乐、逻辑经不起推敲、弱智文风、片段灭文





许愿池
一、
在邢雪松上学的路上有一个许愿池喷泉,大理石制,上面雕着白马和玫瑰,好看的很。
有人在那里许愿,邢雪松也打算凑个热闹。
他掏了掏裤袋,硬是从布的夹层里摸出了一块钢镚。硬币在空中旋转出一个好看的弧线,随之坠入水中,池底的石头被砸出一声脆响。
他这时才发现方才自己没有许愿。
一个铜板可以买包糖豆,要不要把它捞上来。
他呆呆地望着池底,脑海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你想要糖豆?”
一把声音如立体环绕声一般在邢雪松的耳旁响起。
“谁?”
“你看看许愿池。”
邢雪松照着他的话往池水里看,吓得他差点把手中的连环画扔进去。
那水中的倒影不是自己,分明是另外一个和自己同龄的小孩子。





二、
“说吧,你要许什么愿望”
“鬼啊!”
“我不是鬼……再说,你见过这么可爱的鬼吗?”段龙朝邢雪松呲了个笑脸,足够丑的那种。
哎呦妈呀,
这鬼还不要脸。





三、
“快说,你有什么愿望,”段龙倒是不耐烦了,“别磨磨唧唧的,我还要吃饭。”
邢雪松吸着鼻涕,看样子还没缓过来,“欸,原来鬼也要吃饭吗?”
都说了我不是鬼。段龙捂脸,转念又道:“是啊。”
“那你们吃什么?”邢雪松好奇地问道,话出口的下一秒他后悔了。
“人。”段龙咧牙笑了。





四、
“欸欸欸你别哭,我骗你的。”段龙不会怎么哄小孩子,虽然他也是个孩子妖,“我不吃人,真的。”
“那你究竟吃什么?”
“糖豆。”段龙哄着他,“不信,你往你左手边看。”
邢雪松乖乖照做了,发现许愿池的石头边上出现了一袋用橡皮筋封口的糖豆。
“哇,原来许愿真的有用,谢谢神仙。”
笨死了。
段龙捂脸。





五、
“神仙神仙,”隔三岔五邢雪松就来找段龙,一来二往他俩倒是熟络起来,这次他投了五块钱,把段龙砸了个清醒,“是不是我投了币,那就能帮我实现愿望呀?”
“那要看你给多少了,”倒影里的段龙揉揉额头,“一分钱一分货嘛,你要许什么愿望?。”
“让我考一百分,行吗?”
“为什么?”段龙不解,“你不是注重成绩的人,况且你也不差。”
邢雪松抿了抿嘴,“我爹说,如果我考了一百分,就和我去海洋馆看鲨鱼。”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向我许愿一张海洋馆门票呢?”
“我不想让你破费。”
“为什么啊?”段龙没由来地兴奋。
“你看上去好穷。”





六、
这次邢雪松一连几天投了很多硬币,他知道只有投了币,硬币会消失,段龙就会出现,可硬币就是不消失,段龙就是不出现。
“你别生气啦,”邢雪松把手伸进水里划拉,像是在给段龙顺毛,水凉凉的,很舒服,“我给你吃糖豆好不好。”
段龙赌气地一声不吭,摆摆手掀起水花溅了邢雪松的校服一身。
“你别生气,我把糖豆放这,明天再见啦。”
哼,不稀罕。
段龙这样想着,转头就把糖豆拖入水底。





七、
这一连几天,邢雪松都没有出现。
段龙开始慌了。
邢雪松这人很好,就是有点戆。
那家伙不会真以为自己生气就避免打扰吧。
等等,会不会是他出什么事了。
段龙越想越乱,如果这时有人走进池水看,会看到很奇妙的现象——湖水的波纹十分诡异,像极了一张弃妇的脸。





八、
到了段龙焦急得几乎要化形跑出来找邢雪松时,当事人自己来了。
邢雪松把一袋子糖豆放在许愿池上,自己也坐了上去,淤青的苦瓜小脸向着地下,重重叹了口气。
“怎么啦?”段龙看着他,但不敢去拉糖豆下水。
邢雪松揉揉肿了的脸,又叹口气,摇摇头,“太糟糕了。”
“考砸了?”
摇头。
“考了99分?”
摇头。
“天呐,”段龙在水下不可置信地捂上了嘴,本来就不长的脖子缩得更短,“你打架,终于被学校开除了?”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啊。”他瞥过来一记眼刀,段龙识相地噤声。
“我考了100分。”





九、
这不挺好吗?
我还是没能去海洋馆。
为什么啊?
他们食言了。





十、
当邢雪松满心欢喜地拿着那张满分试卷跑回家时,他觉得,这天下的阳光都在他的身上闪,他似乎能闻到糖醋排骨的香味和海洋馆的咸水味。
下个月陪你去,好不好?父亲随意地摸摸他的头,连敷衍都懒得认真。应了声“哦”后,邢雪松攥紧了卷子,该打招呼的打完招呼后,就进房锁上了门。
骗子。





十一、
怎能说你爸骗你呢?
现在一个月早过去了,什么动静也没有。他说再等下个月。
说不定……下个月就可以去?
这次已经是第六次了!
段龙听到了一丝呜咽。





十二、
不得不说,段龙真的很害怕邢雪松哭。他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孩子脸,六月天”。
邢雪松哭起来简直是惨绝人寰、撕心裂肺。那眼泪一滴滴砸在许愿池水里,砸进段龙心里。
“哭什么哭什么,”他不知道能干什么,该干什么,只能慌乱地做一些不知是否有效的安慰,“大不了再等等他嘛,来来来吃口糖豆。”
邢雪松吸着鼻子看着他,本来的大眼睛肿成眯眯眼,眼角红红的。段龙却觉得这样子的他好看极了。
可能是因为隔着一层水吧。他想。这样子的妖容易眼瞎。





十三、
等到小哭包平静下来时,段龙才问:“为什么想到来找我?”
“刚好路过。”
“……别扯了,今天星期二,你铁定是逃出来了,看你有淤青,肯定是跑过来的时候摔了。”段龙笑起来,笑容在水波是折射下里显得更为欠揍,“说吧,什么事?”
邢雪松见被识破,可疑地涨红了脸,像庙会上的冰糖葫芦一样讨人喜欢。
“我……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天,不行吗?”





十四、
你拿个金鱼缸过来吧。
拿金鱼缸干什么?
把许愿池的水舀里面去,我就可以在里面陪你聊天啦。当然,还是收硬币的。
收费的,不稀罕。邢雪松老气横秋地拉下脸来。
然后跑水族馆买了个小圆鱼缸。





十五、
“这么看你小好多。”邢雪松捧着鱼缸说话,往水里戳了戳。
“那可不嘛,这缸的直径才多大点。”段龙的脸扭曲后又恢复正常。鱼缸水不易起波澜,这么瞧着段龙的脸倒顺眼多了。
“你的脖子还是短。”邢雪松揶揄一笑。
“都说了是直径问题!”





十六、
“哎,段龙,你多少岁了?”邢雪松趴在书桌上敲敲鱼缸。
段龙想了一会儿,“八十多年了吧。”
“哇,那你是不是看过很多东西?”邢雪松没由来地兴奋,手指在空中比划几下,“比如说鲨鱼?”
“没有,我从来没出过这个许愿池。”出乎他的意料,段龙否定了,“我也挺想去海洋馆。”
“你不是神仙吗?怎么连海洋馆也去不了?”邢雪松更加不解。
“我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





十七、
大约是八十多年,那条路上还有一座教堂。教堂是石头做的,装潢比许愿池还要华丽上好几倍。段龙那时刚刚好有了意识,能看到盘旋在顶上的白鸽子。来做礼拜的人有很多,什么样的都有。有恋人在池边许愿,希望天长地久、海枯石烂。
后来打起了仗,就没人来许愿了。教堂也毁了,鸽子也飞了。或许是许愿池的个头小吧,倒是好好地保存了下来,就是有点脏。
到了战后不知多少年,又有人开始投币。但许的愿望更大了:懒人希望一夜暴富、庸才希望伯乐一顾等等……有的人心比天高,有的人时运不济,段龙的力量太薄弱,有些根本办不到。只能听着,或腹诽,或惋惜,或祝福。
直到有一天……





十八、
直到哪一天?
直到有一天,一个圆圆脸的傻孩子投了个硬币,反应慢得连愿望都没许就把币给投了,还想偷偷捞起来买糖豆……
哎哎哎雪松你先把缸放下。
说谁傻呢!





十九、
那个孩子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比天上的月亮还要好看。牙齿像白兔糖,虽然缺了一只,但他还是我八十几年来看到的最漂亮的孩子。
我喜欢他。
这些心里话段龙还是没有说出来。





二十、
“雪松。”
“哎。”
“还想去海洋馆吗?”
“当然想。”
“这样吧,你若说句喜欢我,我就带你去,怎么样?”
“……那算了。”





二十一、
“好好上学吧,指不定哪天发挥超常,你爸就带你去了。”段龙的倒影渐渐消失,邢雪松目送他。
邢雪松环顾整个房间,整洁又空旷。他看了会儿书就看不下去了,满脑子都是段妖精的笑脸。
肯定是因为他笑得太丑。
邢雪松红着脸想。





二十二、
自律如他,最终还是安定了下来。
第二次考试,考得异常好。邢父高兴坏了,邢雪松小小声地提了一句想去海洋馆,立马就被答应了下来,还打算晚上做糖醋排骨吃。
小目标实现了,他迫不及待要将这个消息与段龙分享。他将原本拿来买炒黄豆的硬币投了进去,但等了好一会儿,段龙那张殷勤的笑脸还是没有出现。
“你别想躲着我,”他托着下巴笑,弹了弹鱼缸壁,“我还是能把你请出来。”
他又朝里边丢了几枚,但除了碰壁的清响和一圈圈波纹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二十三、
在厨房传出嗞嗞啦啦的翻炒声时,邢雪松拎了把钥匙就夺门而出。
太奇怪了。段龙有时是挺懒,但有求必应。一个硬币出来一回,童叟无欺。
邢雪松跑到许愿池那里 ,一看,哪有什么许愿池啊。
上面空溜溜的什么也没有,地面新铺上的水泥倒是挺扎眼。





二十四、
“阿姨,”邢雪松溜进附近店里,指着许愿池原本的位置,“那里的许愿池怎么不见了?”
“昨天晚上有人来拆了,据说是在路中间,领导看着觉得阻塞人行道,就叫人拆了。”那老板娘用牙签剔了下牙,“其实那个许愿池还挺好看的,可惜了……哎哎哎孩子你怎么哭了?”





二十五、
邢雪松走进家门时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跟丢了魂儿似的。
糖醋排骨刚好出炉,还冒着腾腾热气。他只添了饭,什么心情也没有了。
他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





二十六、
他又在报纸上看到了海洋馆的广告。不知道是等得太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自己早失了愉快的心情。
邢雪松思忖许久,终是拒绝了海洋馆的门票。段龙消失后,他发现自己其实很需要他。
邢雪松每天都会照例投一枚硬币进去缸里,回应他的再也不会是段龙的笑声。
他无比想念他,比海洋馆更甚。





二十七、
“段龙,我爹终于答应让我去海洋馆了,我没去。”
“你不是说过也想去海洋馆看鲨鱼吗?我专门等你,怎么样,够义气吧。”
第无数枚硬币落在缸底无声无息。
邢雪松耸下肩,用手指轻抚缸沿,好像那人就在眼前似的。
“我喜欢你,行了吧。”
真的。
他的头抵着鱼缸,如同幼兽般亲昵。
我喜欢你。





二十八、
多希望你能听到。





二十九、
搬家之后,邢雪松是不会路过许愿池原址了。
他故意绕路去看了一眼原地上的水泥,就转身离开。
断了念想吧。
他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在裤兜里摸出一块硬币。
“正好买包糖豆。”他这么说着,又想起某人的脸。





三十、
“想都别想!”
有一个比他矮一点的孩子突然出现在眼前并一把抢过硬币。
“你不是说过要跟我去海洋馆吗?加上一块钱正好够了。”





三十一、
“你在干什么?”邢雪松的反射弧得有好几圈远,现在才转回来,微微低头看才认出是段龙,整个人懵了。
段龙那熟悉的欠揍笑容又回到脸上,拉起邢雪松的手就跑。邢雪松木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现在你带我去哪儿?”
“我带你去海洋馆啊。”





三十二、
我以为你消失了。
没呢。
话说你还可以化形。
对啊。
你怎么不出来见我?
想给你个惊喜,你想去海洋馆,那我就等着你硬币投够了,就给你门票,想不到你还想和我一起去,我就多等了会儿。
原来如此……不对,这用的还是我的钱啊,什么许愿妖精!
都说了一分钱一分货嘛。
真行啊你!





三十三、
“可你不也挺开心嘛。”
“想多了,没有。”邢雪松别过脸去。
“开心就好啦。”
“我就是想让雪松你开心。”
“因为你说过喜欢我。”
“我也喜欢你。”





【END】

评论
热度(1)

© 虞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