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施

本命段邢。博爱党,基本无雷点。

【段邢】高级浪漫

《记忆大师》沈汉强X《婚姻背后》吴双
人物ooc预警



沈汉强一直想为吴双做件浪漫的事。
警局事多,一件比一件难搞。吴双开车有时候会值夜班,也没空。但凡闲下来,俩糙汉子也就在房子里干瞪眼,枯燥乏味得很。
所以说,浪漫是生活的润滑剂。
沈汉强按捺不住了。
午饭时间他吃着手抓饼,眼睛被旁边警局的一群小年轻吸引了去,手机正播着现下最火的韩剧。
镜头切到了一个空旷的街道,女主角站在中心,突然,天上就下起了雪。女主角拈了一片,毛茸茸的,是假雪,她抬头一望,惊喜地发现男主角在二楼撒着自制雪花,倚着阳台栏杆冲她笑。
“撒浪嘿呦!”
屏幕外的小年轻们看得是春心脉动,恨不相逢未嫁时。沈汉强深觉代沟越来越大,挑挑眉毛,自顾自地啃了一口手抓饼。
等等,这个法子或许可以。
灵光一现,一拍大腿,他啧啧赞叹于自己的聪明大脑。给吴双搞个具有强烈仪式感的表白,沈汉强想这么干很久了,他想了无数种可能场面:吴双羞红的双颊、同样的表白甚至于乳燕投怀。他暗搓搓地笑了,快活哼着甜蜜蜜,办公转椅随着他的肢体律动一晃一晃地颤,今天的沈警官十分能闹腾,好似连办公桌上黄化的富贵竹都能生生给整活过来。

吴双挨着他的出租车,站在路边灯光下不住地跺脚发抖,他从裤袋子掏出最后一张纸巾抹着自己涕泪交加的帅脸。
沈汉强半夜三更就踢他家的门,他还以为是什么重大案件需要走访调查,吓得他从床上弹起来。结果连围巾没戴外套没披就被那家伙从房子里连骗带拐地拖到了温度零下的大街上,肇事者屁颠屁颠儿地跑掉了,此时不见踪影。
神知道这疯子要搞什么。
吴双搓着手,盯死了沈汉强消失的那片黑暗尽头。
“你死透没有?!”他一边吸鼻涕一边朝里大骂,内在还是在担心沈汉强,可吴双这人死鸭子嘴硬,没办法。
小树林深处,传来窸窸窣窣的活动声,沈汉强鼻子都冻红了。
“你男人这么能干,当然死不了啦!”
他提着一箩筐,里面装满白色颗粒物,吴双正疑惑他怎么找来一堆塑料泡沫,里边的东西就被沈汉强大力一挥挥上了苍穹。
沈汉强四十多平方的旧民房没有阳台,整不了漫天飞霜的特效,他觉得从平地往上泼也差不齐。为了雪花飘得起来,他特意请了一天假以将泡沫板一粒一粒挑出来。
今天的风儿格外给面子,塑料轻,轻松地被它卷起,旋转上升,又洋洋洒洒地降落人间,隔着雪沫,他看到吴双微微发红的眼角,橘色灯光投下的琐屑跃入他的眸中,纯洁,像是巨大黑色天幕中的一点隽永星光,让他不自觉地就想哼起amazing grace。
吴双火起。
大晚上的喊人起床搞到自己神经衰弱就罢了,穷冬烈风中站得哆嗦他也忍了,现在莫名其妙地拿着一筐塑料泡沫,兜头盖脸地泼上来,其中几颗还很缺德地栽进了眼睛,泪水狂飙,旧疾复发,眼眶变烫发红,出租车的挡风玻璃上也都是。
如果怒气可以杀死人,那此刻沈汉强怕是早已死无全尸。吴双掐着裤头,微微眯眼,一副和善的神情看着眼前人还有什么花招使。
嗨呀我真是好脾气。吴双倒吸一口凉气。
沈汉强倒是自我感觉良好,除了把为表白而背的台词忘得干干净净。他学罗伯特•帕丁森撩了把头发,手按在车顶,四舍五入也算是把吴双揽入怀中。俩眼珠子眨巴眨巴向上翻,努力地对吴师傅释放魅力。

“双啊,其实,我真的很……”
“麻溜滚。”

后来沈警官因为乱扔垃圾影响市容被罚款200元。

————————————————
你问扣了200块心疼不心疼。沈警官表示心疼是铁定肯定以及一定的。
但他拒绝了接下来的采访,你问为什么。
沈警官解释道要过年当然是和吴师傅在一起啦。

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6)
热度(12)

© 虞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