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施

本命段邢。博爱党,基本无雷点。

【段邢】城里的月光

一个听歌而有灵感的小段子。配合bgm城里的月光食用更佳。
(勿扰真人)

00年那会儿,段龙接了一部话剧叫《纪念碑》,他演的斯特科。

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排练,段龙就遛了出去。

月亮高高地挂天边,今天是满月,很漂亮。肚子开始咕咕叫,排练嘛,在所难免的。段龙看看墙上的钟,八点多。北京的晚上是比较寒冷的,室外没有暖气,一出门,就哈出了一口白气,也不知道咋的,他突然想去东直门那边吃麻辣烫。

从话剧院到东直门不算太远,但也不近。到了那间冒着热气的小店的时候,他直接就把自行车往边上一撂,推开门走了进去。

早已过了饭点,但依旧有客人在里边,生意没有那么繁忙,那店里的老板就和伙计聊起来天来了,也不会显得冷清。

段龙很快就拿好了份麻辣烫,坐到了墙角边。墙边有玻璃,玩心大起,就往墙上哈气,着实白了一大片,趁着没散,用手在上边抹了个不成型的笑脸。

“挺有乐趣的嘛。”有个人端着碗面凑了过来,隔着雾气和昏暗的灯光,段龙紧张地打量着来人。
面善,长得也挺好看,浑身上下裹得跟粽子似的。正当段龙还在各种揣测时,那人倒是先开口了,“我叫邢佳栋,也是话剧团的。”
“怪不得,你看着挺面熟的。”段龙笑笑两声,他不经意地搅拌着碗里的东西,“这么晚了,还上东直门吃饭?”
“你不也一样?”邢佳栋反问,热气扑腾在他俩的脸上,有种雾雾的感觉,但并不遮挡邢佳栋眼睛里闪烁的光,“听说你叫段龙是吧?”
“……对,怎么了?”段龙吸溜着碗里的面,疑惑地望着对面的人。
邢佳栋特别赤诚地把脸伸到了离段龙最近的地方,不知怎的,段龙望着那双眼睛有些发怔,没有闪躲。
“我们……交个朋友呗。”
“……好啊。”似乎有魔力般,段龙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那人很满意地坐回原位,嘴角上扬,眯成缝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欣喜。

就这么顺理成章地结为了朋友,但他俩都饿极了,也不拘礼,两个人就开始吃面,段龙在吸面条的间隙偷偷地看着邢佳栋,邢佳栋生得很清秀,特别是那双眼睛,洁净、无瑕。段龙曾经见过这种洁净,在阳光下的赛里木湖。
段龙走了神,不小心往嘴里怼了一勺满是辣椒油的汤水,呛得他差点把心肝脾肺给呕出来,桌角伸来一只手,手里夹着纸巾。
“小心点。”
“哎。”
段龙放下筷子小心地擦嘴,邢佳栋则起身,为他要了一杯温水,喝下去,暖暖的酥麻感遍布全身。

在闲谈中,他了解到,邢佳栋也是演的斯特科,段龙比他小一岁,但在国话,邢佳栋算是段龙的小字辈。他们从天南聊到海北,从生活聊到戏剧,只要提到了演戏,不知怎的,寡言少语的他们就变得健谈起来,他们可以聊很久,和喝酒一样,一醉方休。
几个小时后,两个年轻小子勾肩搭背地走出了店门,外边的空气有点冷,残雪还搭在枝头,天空月明星稀。那时的路灯建得还不多,基本只能用月光来看路,依着清冷的月光,段龙摸到了他的自行车,他轻轻扫去车座上的碎雪,像是在给青花瓷掸灰尘。作为一名北漂,这辆自行车简直是如同宝贝般存在,哪怕它已经是老得快要散架的二手货。
然而在段龙踏上脚蹬的一刻,它还就真散架了。
空气突然充满尴尬,正当段龙歉意地转头望向邢佳栋时,他只抛下一句“你等我一下”就跑开了。
隔壁是五金店,邢佳栋搞来了些奇怪的工具,手速极快,自行车的车轮转得让段龙眼花缭乱,三两下,就修好了。
段龙向身边的人投去崇拜且羡艳的目光,“厉害,哪学的?”
“东北。”邢佳栋抬起头来,放下手里的工具,“今天太晚了,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

段龙接过车把,“上来吧。”他给后座垫上衣服,向邢佳栋眨眼,脚踏上脚蹬,竟给人种红尘做伴潇潇洒洒的感觉。
邢佳栋有些畏手畏脚,对着后座心生不安,“怎么了?”段龙看着他,顿时明白,他把邢佳栋摁在后座上,拍拍背,“你要是怕摔,扶着我的腰就好了。”
邢佳栋答应了声,轻轻地贴上段龙的腰。

“回家咯!”自行车的车轮滚动起来,把雪沫卷得飞起,月亮的反光足以照亮归途。

入夜,路上几乎没有汽车,街边只有几户人家的灯亮着,他们几乎是在疾驰,像冲上云霄般的,两把年轻的声音嚎叫着,空荡荡的马路仿佛是属于他们俩的狂欢。段龙的刘海被吹到了后脑勺,邢佳栋抱着段龙的腰,把脸埋进棉衣里。
真暖和。
晚餐的热量在燃烧,热气涌上段龙的脸颊,不管是只剩毛衣的段龙还是包得严严实实的邢佳栋,都不冷了。
两个人凑一起,总比一个人暖和。

段奕宏走出剧院。
这次的《四世同堂》在台北的演出很成功,总算是对得起观众的戏票钱。
台北的冬天并没有很冷,他也只穿了件棉衣。
他在后台碰到了邢佳栋,当时他手上抱着一束百合花,和粉丝聊着天,笑得很开心,他在一旁看着他,等到没这么多人了,才凑上去。
“晚上打算吃什么?”
“……还不知道。”
“麻辣烫怎么样?东直门。”
邢佳栋顿了一下,须臾,两人相视而笑。邢佳栋笑起来时,眼角的纹路总会变得很深,弯弯的。那双眼睛看透了人间聚散,却又干净得像洗钵泉的水,总会给人一种莫名的慰籍,让人心安。

听到那边有人在叫邢佳栋,邢佳栋就告别了段奕宏。临走前还凑到耳边好心叮嘱了番。
“小心辣。”
“哎。”

段奕宏上了公司的车,车里暖得有点闷,他便开了车窗。
“段老师,今天晚饭打算吃什么?还是直接回酒店?”
“……去吃麻辣烫吧”
“啊?”

车子停在一条美食街前,拐角可以看到店家。店里的人挺多的,大多数是附近的上班族。南方没有供暖,但一碗面下去,也不会冷。段奕宏这次没有被辣椒油呛到,这里的辣椒没有这么辣,还是跟记忆中的差点儿味。故他这次并没有因为吃到梦寐以求的食物而太过欢心雀跃。

也不知道是食物的原因还是人的原因。

段奕宏很快扒完了整碗,撂下筷子,就打算到外面点支烟。
“没关系,不会摔的。”寻声望去,一个男孩正柔声细语地跟一个女孩子解释自行车后座的稳固和安全。

邢佳栋会修自行车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段奕宏深感遗憾的是,那段故事他并不是从邢佳栋的口中得知的,而是听跟他俩不同单位的张译说的。
莫名嫉妒。段奕宏吐出一个烟圈。
他转进一条暗巷,从这里望上去,可以望到满月。
暗巷不会很黑,因为四周都会有反射的灯光,但哪束才是月光,段奕宏也说不准。
他只是燃着那根烟,静静地等候其消亡。
巷子的外面就是街道,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汽车鸣笛的声音,附近的商品房几乎住满了人,灯开着没有关,一盏一盏漂亮极了。步行街的行人熙熙攘攘,人影纷乱里,还能看见那对小年轻骑车经过。
可他和邢佳栋早已过了在马路上疾驰瞎喊的年纪。
车水马龙,万家灯火。
能与你有缘共享这个夜晚就很好。
烟的点点火星烫到了段奕宏的手,他反手将它掐灭于指中。

【END】

——————————————

有次《非凡任务》的宣传就在我们那里,他俩都来了,可是我要上学呀!好遗憾……和场地仅仅隔了一百米(小怨念)

评论(11)
热度(35)

© 虞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