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施

本命段邢。博爱党,基本无雷点。

【段邢】许愿池

许愿妖精段X人类小孩邢
warning:黑老段、自娱自乐、逻辑经不起推敲、弱智文风、片段灭文

许愿池
一、
在邢雪松上学的路上有一个许愿池喷泉,大理石制,上面雕着白马和玫瑰,好看的很。
有人在那里许愿,邢雪松也打算凑个热闹。
他掏了掏裤袋,硬是从布的夹层里摸出了一块钢镚。硬币在空中旋转出一个好看的弧线,随之坠入水中,池底的石头被砸出一声脆响。
他这时才发现方才自己没有许愿。
一个铜板可以买包糖豆,要不要把它捞上来。
他呆呆地望着池底,脑海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你想要糖豆?”
一把声音如立体环绕声一般在邢雪松的耳旁响起。
“谁?”
“你看看许愿池。”
邢雪松照着他的话往池水里看,吓得他差点把手中的连环画扔进去。
那水...

亡命之徒


一、
二丫很烦躁,因为今天那两帮人又来店里打架。
喊杀声、骨头断裂声、酒坛破碎声、百千齐作。她攥着洗碗布的手掐得指节发白,缩在门后边不敢作声,生怕对面两拨人突然飞出把刀,正中她脑袋。一发断魂什么的,想想就害怕。
今天打得有些久,比上个月多烂了三张桌子、八张椅子、一幅匾和不计其数的茶杯筷子。
妈欸。二丫收拾着残局,脸上表情扭曲痛苦。为什么总拿我的店开刀。
幸好,虽然这人打得凶,但都不会伤害二丫和伙计。
可她是真不希望让他们来。

二、
陈二丫长这么大打人见过不少,但没见过杀人。
某一个晚上,二丫肚子饿,起身到楼下厨房煮个鸡蛋,正在后院拾柴,就看到薄荷植株下有一滩血。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二丫心中默念爹娘教给...

【段邢】高级浪漫

《记忆大师》沈汉强X《婚姻背后》吴双
人物ooc预警

沈汉强一直想为吴双做件浪漫的事。
警局事多,一件比一件难搞。吴双开车有时候会值夜班,也没空。但凡闲下来,俩糙汉子也就在房子里干瞪眼,枯燥乏味得很。
所以说,浪漫是生活的润滑剂。
沈汉强按捺不住了。
午饭时间他吃着手抓饼,眼睛被旁边警局的一群小年轻吸引了去,手机正播着现下最火的韩剧。
镜头切到了一个空旷的街道,女主角站在中心,突然,天上就下起了雪。女主角拈了一片,毛茸茸的,是假雪,她抬头一望,惊喜地发现男主角在二楼撒着自制雪花,倚着阳台栏杆冲她笑。
“撒浪嘿呦!”
屏幕外的小年轻们看得是春心脉动,恨不相逢未嫁时。沈汉强深觉代沟越来越大,挑挑眉毛,自顾自地啃...

离开之后



他头上顶着万里苍穹,脚下踏着光复国土。
他看着一辆车驶向西岸,那车质量不好,慢悠悠地行着车屁股都冒了成堆黑烟。
开车的是个妖孽,载着草包阁下,手风琴
悠扬的乐声和上“瘪犊子”“仙人板板”的叫骂,被一同冲下怒江。
虞啸卿往桥西岸跑去,阳光跌入他的白衬衫里,他的发鬓上,他的眸子中。
他叫唤着车上每个人的名字,可能是涛声太大,那车人没有听见。
他不心灰,又往前跨了几大步。虞啸卿奋力挥舞着小臂,那个妖孽应有察觉,回头瞥一眼。
“龙文章!龙文章!”
他的团长好像真的看到了他,就凭微眯的眼神中比别人多了些许待确认的怀疑。
龙文章动了动皲裂的嘴唇,喉头滚上几个音节。
“老人家,这里打炮很危险嗳!快回镇子上!”
虞啸卿闻言一愣...

【段邢】婚礼

短小的深夜脑洞。ps:描写记叙较废、对话有点多。

山顶上有一座白色的小教堂,非常干净漂亮,且山上修了路,婚车是可以顺利通过的,只是山高路远,鲜少有人发现,为此邢佳栋暗暗欢喜。

邢佳栋叩开了门,却发觉早已有人捷足先登。那个人逆光背对着他,盯着十字架灵魂出窍,打量是个中年男人。
他会不会是来踩场占地的?怀着一颗略带敌意的心,邢佳栋坐到他的身边。
他很瘦削,瘦得两颊都凹入了阴影中,身体周围散发着淡淡的烟草味,头发一缕缕地耷拉在他的脑门上,显得颓废,邢佳栋还留意到了风衣包裹下结实的肌肉。

他不应该这么瘦。这是邢佳栋的第一个念头。

蓦蓦然地接近一个陌生人似乎并不好,他想道。

“先生是生面孔啊,”但...

【龙虞】花

一个半夜三更产出的小脑洞。
一直白吃粮怪不好意思的,一直想着为龙虞圈尽点绵薄之力。
btw老福特的敏感词可整死我了。

龙文章一直盘算着给虞啸卿送点什么。
枪已经送过了。表?这太贵了。那酒呢?虞啸卿这人不碰烟酒,如送了,他一定会骂“不务正业”然后给自己的脸贴上俩大耳刮子。
一回想起被虞啸卿的暴脾气支配的恐惧,龙文章不住地抖了两抖。

“烦啦,如果我要送别人礼,你觉得送什么好?”

孟烦了在计账,没那闲工夫搭理他,随便打发了句:
“送花呗。”

龙文章灵光乍现,一拍大腿。对哦,这个既省钱又清纯不做作的法子他怎么就没有想到。
他狠狠地给孟烦了来了一个熊抱,便蹦蹦跳跳地弹走了,只留下一个不知所措的孟烦了。

禅...

【段邢】城里的月光

一个听歌而有灵感的小段子。配合bgm城里的月光食用更佳。
(勿扰真人)

00年那会儿,段龙接了一部话剧叫《纪念碑》,他演的斯特科。

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排练,段龙就遛了出去。

月亮高高地挂天边,今天是满月,很漂亮。肚子开始咕咕叫,排练嘛,在所难免的。段龙看看墙上的钟,八点多。北京的晚上是比较寒冷的,室外没有暖气,一出门,就哈出了一口白气,也不知道咋的,他突然想去东直门那边吃麻辣烫。

从话剧院到东直门不算太远,但也不近。到了那间冒着热气的小店的时候,他直接就把自行车往边上一撂,推开门走了进去。

早已过了饭点,但依旧有客人在里边,生意没有那么繁忙,那店里的老板就和伙计聊起来天来了,也不会显得冷...

弱弱地问一句,虞孟可不可以叫未亡人组……因为好像就他俩活到百年了……

【白昭】落难记(下)

十三、
在白起的一顿批评教育后,嬴稷总算老实了一点。
大雪漫天,外面鲜少有人活动。只有街尾的一家饺子铺还在做生意,白起弄来了两碗热腾腾的饺子,韭菜馅的。
“今天冬至,”白起又端来了两碗粥,“店家多送了我们红豆粥。”
那碗饺子冒着白色的热气,把鼻子放在上面烘,可舒服了。
一碗下肚,嬴稷总算暖和不少,那冻得青白的脸也红润起来,红豆粥甜甜的,很暖胃。
以前冬至,除非特殊情况,否则父王就会撇开繁重的公务来陪他们过节,晚上,娘亲会亲自下厨煲锅肉汤,里边放了些胡椒,大娘还会送来些精致应节的糕点,他、嬴荡还有魏冉,总会因为抢食而扭打在一起。对了,最后还会有一碗红糖姜水,它的热气可以从胃里一直灌上天灵盖,这样,到了睡觉时...

【白昭】落难记(上)

杀手起X落难王爷稷,转世,稷没有前世记忆。为了能HE,基本上都是胡言乱语。

一、
嬴家的稷儿有一个当王的爹爹和一个当王的哥哥,俩都宠他,所以他就在这皇城里骄横跋扈惯了。嬴稷每天就是在城里到处蹦哒,花钱找乐子,他本以为他能这样一直混吃混喝等死,但是他错了。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那皇帝哥哥一病不起,死了。按理说,本该是他继位,但那个嬴壮心狠,不仅软禁了太后王妃,还要赶尽杀绝,嬴稷幸运,收到风声,早早地就逃了出去,这一路就逃到了边境的一座小城。

二、
虽然逃跑时顺走了不少盘缠,但已经一月有余了,眼看着也见底了。嬴稷舔舔唇,估摸着要不要劫个财,好充实一下自己的腰包,恰好,打巷口那来了个人,...

1 / 2

© 虞施 | Powered by LOFTER